Advertisements


只要一個人擁有能力並且肯下苦心,即便人生跌跤也能東山再起!

上世紀30年代,上海灘舉辦過一場轟動全城的婚禮。

23歲的名媛任芷芳,嫁給了上海首富的孫子盛毓郵。

婚禮那天,十里洋場中,最奢華氣派的「百樂門大舞廳」門口,參加喜宴的豪車,排成長隊。附近的街道,被名流權貴和圍觀的記者百姓,堵得水泄不通。

喧鬧聲,在她出現的一刻凝固。

膚白如雪、嫣然淺笑,美麗的新娘,身穿長長的,昂貴而雪白的婚紗,緩緩走向她的新郎。

Advertisements

那時的任芷芳從未想過,幾年後,她會站在日本的街頭,炸油條。

老上海是個大舞台,那裡的角角落落,都藏著細膩如詩的故事。

那裡的女子,成了一個時代不能抹去的美好記憶。

今天與大家分享一位上海名媛的故事,當富貴浮華散盡,什麼是名媛的本質?

溫婉端莊的任芷芳,是個典型的東方美人。

1918年,她出生在上海一戶官宦之家,曾祖父是晚清的山東巡撫,父親任伯軒曾是舉人,做過北洋政權的財政大臣。

任芷芳,是地地道道的民國時期大戶人家的大小姐。自幼飽讀詩書,無論詩詞、書法,還是音樂、繪畫,都有自己的研究。

她的筆墨,還曾是當時上海灘名流間,爭相傳看的名作。

Advertisements

青年時任芷芳

任芷芳穿著旗袍的樣子,讓我想起張愛玲的文字,「束身旗袍,流蘇披肩,陰暗的花紋里透著陰霾」。

她的優雅氣質,是滲入一言一行,滲入呼吸中的。

大家閨秀的任芷芳,從小衣食用度都非常講究,很多事她都喜歡親力親為。不管在什麼時候,人們眼中的她,總是端莊典雅,美麗動人。

她極愛整潔乾淨,身上總是一塵不染,臥室自己打掃的整整齊齊、乾乾淨淨才會覺得舒服。

Advertisements

少女任芷芳

就這樣一直安安靜靜的長大。到了當嫁之年,美麗而有才的任芷芳,自然是豪門少爺們爭相追求的「萬人迷」。喜帖多到數不過來,不過芷芳很少能看上。

23歲那年,年少英氣的盛毓郵,對任芷芳一見鍾情。家人也覺得,盛家是女兒的好選擇,希望她未來也可以過得順遂幸福。

任家答應了這門親事,就有了那場盛大的世紀婚禮。

Advertisements

任芷芳、盛毓郵結婚照

提起盛毓郵,不得不提到名噪一時的盛家。盛家,是大陸近代有名的富豪之家。盛毓郵的爺爺盛宣懷,是李鴻章的幕僚,洋務運動的先鋒。

他經商搞實業,辦教育,做公益,被譽為「大陸實業之父」、「大陸商父」、「大陸高等教育之父」。當然,也是當時大陸的首富。

Advertisements

盛宣懷

他名下產業,涉及輪船、電報、鐵路、鋼鐵、銀行、紡織、教育等等諸多領域。舊上海人曾調侃道,每花出去一塊錢,都能流進盛家的口袋。

盛毓郵是盛家小輩裡最用功,最像盛宣懷的一個,年少有為,吃苦耐勞。

不過,人生就是這樣,總不會按照你預想的劇本發展。

Advertisements

即便盛毓郵聰明勤奮,他的爸爸任芷芳的公公盛恩頤,卻是近代大陸第一「敗家子」。

一夜之間,就將有百多幢房子的上海弄堂,輸個精光。坐吃山空,又染上惡習的盛恩頤,輸了財產,就向盛毓郵和任芷芳要。

民國末期,「敗家子」盛恩頤,花光了自己和兒子家的錢。最終,窮困潦倒,一頭栽倒在自家祠堂的門房中,孤老而終。

再加上戰火年代,多事之秋,此時,已經身無長物的盛毓郵和任芷芳,變成了一對貧窮夫妻。

解放後,為了謀生,盛毓郵和任芷芳出國務工,去香港、新加坡、日本。

做了許多事後,盛毓郵還是覺得,要想致富還得做實業。聽了盛毓郵的計劃,任芷芳拉著他的手說,好,我陪你。

兩人白手起家,在日本的街頭開啟了一家賣油條的早餐店。

Advertisements

曾經出門都有傭人跟隨的富家小姐,成了系著圍裙,天天圍著油鍋炸油餅的女人。

落魄至此,她卻從未抱怨過什麼。既來之,則安之。從未做過粗活的大小姐,紮起頭髮,挽起袖子,和丈夫一起重頭做起。

無論店堂還是廚房,都被她收拾的一塵不染。從選料到製作,每一步都不肯放低要求。

為了節省開支,任芷芳和盛毓郵總是忙得沒日沒夜。

盛毓郵曾看著妻子頭上的白髮說,「讓你跟著我吃苦了!」芷芳看著眼前這個男人,溫柔的笑了,「現在日子可比之前好多了,有盼頭了。」

東西好吃,店面乾淨,在任芷芳和盛毓郵的操持下,生意越來越紅火。

Advertisements

從一張桌子幾把凳子,到幾平米的小店面。從豆漿油條到小籠包、湯麵,早餐店變成了小餐館。

吃遍過上海名餐館的任芷芳,深知滬菜的精髓。她當了最後一點嫁妝,請到了滬幫名廚掌勺。

口味純正的上海本幫菜館,逐漸在當地站下腳跟。他們的店面不斷擴大,並在日本開設了分店,生活漸漸富足起來。

最終這家最初的小店,成了當時東京名氣最大的大陸飯店。

多年風雨,也沒磨去任芷芳心中的善良。

雖然在窮困時,任芷芳曾為一分錢掏空了心思。生活好轉時,她卻依舊「大手大腳」的資助別人。

只要有親朋好友因生活困難前來求助,任芷芳就會伸出援助之手。沒錢的艱難,她理解也更了解,不是走投無路,誰會不顧以前的面子來求人呢?

Advertisements

經營餐館的幾十年來,任芷芳前後一共資助過幾十位親友。

中間是任芷芳

在日本,深知異鄉學子不易的任芷芳,還雇傭了大量大陸留學生在餐館打工。

別人店裡的留學生,工資一般都是每小時800日元,而他們店裡每小時一千日元。雖然用不了那麼多人工,但她依然決定雇傭二十多個留學生,為他們提供勤工儉學的機會。

隨著事業的蒸蒸日上,夫妻二人又投資了多家餐廳。

如今,日本赫赫有名的新亞大酒店,就是當年盛毓郵和任芷芳所開的店鋪。

93歲時,接受電視台採訪的任芷芳依然優雅動人。

只是這種優雅更多體現在笑對人生風風雨雨中從容的態度。一生都不可能一帆風順,難免會有坎坷和失意。

93歲的任芷芳

有人說,所謂美人,是時光雕刻而成的。時間之輪細細打磨去她的稜角,卻愈發成就了她的絕代風華。

如果把坎坷看成是一種調味品,難免感到坎坷的生活也有滋味;如果把失意看作是一筆寶貴的財富,就會感到失意的人生也有價值。

這個堅強而自信的女人,用70年來的堅韌與付出,讓所有人看到了,什麼是風雨面前,依舊優雅如初的海上花。

更多好看文章,點擊這裏加入我們的社區小組交流

Facebook 留言版